陈盆滨:不会为金钱而跑步 就要为中国人争口气

2019-12-02 09:13:52 临安新闻网

打印 放大 缩小

陈盆滨:不会为金钱而跑步 就要为中国人争口气

他是一个“疯子”,他是完成七大洲极限马拉松世界第一人,他的名字叫陈盆滨。7月10日上午,这个“疯子”又跑进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完成了他100天100个马拉松的挑战项目。作为第一站的陪跑嘉宾,姚明曾对新京报记者说:“陈盆滨是一个很纯粹的人,不会想一些商业方面的东西。”但100个马拉松下来,陈盆滨也很清楚,他离不开赞助商,而且他开始有意识地在避免一些非赞助品牌的露出,哪怕是一瓶矿泉水上的商标,他也会在接受电视媒体采访前将它撕掉,用他的话来讲,“职业必须要做到位。”陈盆滨笑着说,这样做已经很自然、很习惯了,短裤的兜里往往能掏出不少矿泉水商的商标。

陈盆滨出名了,前来找他的赞助商络绎不绝,但目前他只签约了一个个人品牌。在他看来,跑步运动的推广离不开商业的赞助商,但自己不会因为金钱去跑步,“人生百年,我要实现我人生的价值。”

谈挑战 第一天是最艰难的一天

新京报:100天100个马拉松,这一路跑来,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陈盆滨:连续100天,每天一个马拉松,这本身就是对我的一个极大挑战。因为这个过程中,你不能有任何断歇的机会。当我跑到第30多天的时候,我身体里的盐分已经比较缺乏了,出现虚脱的状况,流出的汗全部是淡的。但我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停下来,因为100天100个马拉松是连续的,7月10日一定要到北京的五棵松。

新京报:这100天当中跑得最艰难的一次是什么时候?

陈盆滨:第一天从广州出发。当时只跑了六七公里的时候就感觉不对头了,有点中暑的感觉,能够感觉到地面热气扑到我的脸上,就像蒸桑拿一样,我的经验告诉我,我应该找我的团队来要帽子,但第一天最开始没有准备,后来我不断用冰水浇头,让体温降下来。那天跑得非常辛苦不仅仅是炎热的天气,还有道路上的红绿灯,边跑边停的感觉非常累,我发现自己一直在“刹车”、启动。那天跑完很累,但第二天起来后一想后面还有99天,一下感觉这个挑战好难好难。

谈经营 运动不应该用经济衡量

新京报:姚明参加24小时接力跑的时候曾经跟我说过你是对跑步痴迷而且想法很单纯的一个人,你是如何自己评价自己的?

陈盆滨:跑步改变了我。我生在一个小渔村,从来没见过大场面,但我通过跑步让我跑出了台州,跑到全国甚至全世界,见识也不一样了。我一直也在思考,为什么要跑步?我是想带动更多人跑起来,让更多的人获得健康。

新京报:不过随着你的活动越来越多,商业化的味道好像也越来越浓了,你也好像很注意品牌保护这方面的东西。

陈盆滨:我接触商业之后对这方面有所了解,但并不是说所有的事情都有100%商业的目的。我一直认为运动不应该用经济衡量,我希望每个人跑得更加健康。我要跑出我的价值,我希望通过“挑战100”,影响到一些人,从目前来看效果还不错,已经有一些人慢慢地跑起来,我觉得这就是活动的价值,这不能用金钱去衡量的。

新京报:赞助商的加入给你带来了什么?

陈盆滨:没有赞助商的话,这次挑战就不可能成功,我需要的是品牌商的商业进来,商业进来之后能够更好地去传播。做这个事情有没有意义?“挑战100”确实是我一个人在表现,但这也是一个跑步教堂,我希望通过一些视频、一些文字告诉大家怎样才能跑得更健康。我们这次活动有30多个人的团队,他们很辛苦,包括吃住行的安排,所以我们需要商业化,但最终我相信,人们的目的还是健康。

谈经验 久坐办公室先别急着跑

新京报:说到健康,很多人觉得跑马拉松本身就是对人体的一种伤害。

陈盆滨:不会。但跑步一定要把基础打好。如果你是一个长期坐办公室的人,我就不会建议他跑步,因为你没有这个基础,跑过之后就会感觉到腿有酸胀感,腿疼之后你可能练一周就不想再去跑了,我觉得像这类人群,最开始要以走为主,先走三个月,在这当中你会感觉到身体的变化。体重是否降下来,只是一个表面现象,最终的感觉是你人的状态如何。因为通过锻炼以后,人的状态肯定会发生改变,当三个月的走路养成一种习惯后,再开始1公里、2公里、3公里慢慢地通过两三年跑10公里、20公里,再全马,这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过程。

新京报:但这种极限的马拉松会不会对你造成伤害呢?

陈盆滨:没有。首先我有训练的保证,另外是数据上的分析,我连续跑的这100个马拉松,每个马拉松的平均速度是4小时01分,我的平均心律是128次,大家如果走起路来,心律可能都会在110到120左右,所以我的心律非常低,证明我没有费多大的力气。而且我的跑姿没有任何问题,对我的膝关节冲击非常小,另外我有我的保障团队,包括体能师、按摩师、营养师,这也是我成功挑战100的原因。

谈感悟 就是要为中国人争口气

新京报:现在觉得自己是一个名人了吧,很多人找你合影签名。

陈盆滨: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一个名人,我觉得每个人都是普通的人,再大的领导也是普通人,人生不过百年,只要想明白了这个东西的时候,名人也好、明星也罢,他还是普通人。

新京报:跑步对你到底意味着什么?a

陈盆滨:健康。虽然我参加的都是挑战极限马拉松,但我依然健康,而且通过跑步能够给我带来快乐,也能够让我看到世界之大,能让我学习,让我吃到世界各地的美食,能够认识到更多的朋友。

新京报:通过我的观察和了解,你很在意创造历史的成绩。

陈盆滨:是的,为什么会在意呢?曾经有人说我们是东亚病夫,说我们的体质不行,但我要证明。我是要为中国人争这口气,我们黄皮肤的华人是可以完成这种极限的七大洲马拉松赛事最早的人,不是说他们欧美人比我们领先,这当然要争了。

新京报:你的下一个目标是什么?

陈盆滨:8月5日出发,去参加喜马拉雅的一个赛事,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比赛,我希望挑战的是一个难度,另外也能够证明我们黄皮肤人能够站在极限的顶峰,所以我选择这个赛事。因为它海拔从3000多到最高的5400,赛程222公里,48小时关门,难度还是非常大的,而且完赛率也是非常低的,前几年大概只有九分之一的人能够完赛。

采写/新京报记者 田欣欣湖北哪里的医院治疗癫痫病更好?洛阳哪家医院能治疗癫痫病兰州癫痫病医院好吗